凫水生平

认真生活,认真写文。
杂食性动物。

救赎

看了剧场版和第三季后义无反顾萌上了郁弥,郁遥也很可爱呢!以下是一些无厘头的文字,文笔不佳,小可爱们多多包涵啦!

ooc属于我

第一章

夜空漆黑一片,只剩些许月光不时照在遥身上。入秋后天气渐渐转凉,他打了一个喷嚏,随后便满不在乎地用手帕擦擦鼻子。暖黄色路灯将他的身影拉长,秋夜的街道人稀稀拉拉,遥不紧不慢地向游泳馆走去。

遥借着游泳馆亮堂的灯光,眯起眼睛勉强可以看到坐在游泳馆门口的女孩的身影。明天就是她蛙泳的比赛了,女孩希望他能够再帮她训练。这场比赛很重要,和能否进入日本游泳国家队息息相关。

风刮地越来越紧,遥的头发被风吹地凌乱,快走到女孩身边时又连着打了好几个喷嚏,显得有些滑稽。

黑发女孩见他快到便慌忙起身迎接,听到他的喷嚏声后又露出纠结的表情,似乎是怕被指责,生生停住了脚步。

“抱歉,老师!都是我固执要练习蛙泳才让您感冒了!真的真的超级抱歉!”遥还未走到门口,稚嫩的声音就传来。黑发女孩一脸担心,重重地弯腰朝着遥鞠躬,半长的头发窝到颈窝,看起来毛绒绒的,有点像春天的小熊。

遥低头看眼前过于小题大作的少女,心里头乱糟糟的。

怎么和真琴一样烦人,礼貌用语很烦。遥默默想到。

“再不进来练习就晚了,还要回家吃青花鱼。”遥径直从鞠躬的少女面前走过,自顾自推开游泳馆的门。

黑发少女擦擦额头上的汗珠,做了个深呼吸。凉飕飕的秋风吹过,也散不去她一脸的欣喜。兴奋地冲七濑遥喊道“拜托您了!我们马上开始吧!”

时间慢慢走过,游泳馆也逐渐只剩下他们两人。遥不厌其烦地纠正着女孩的动作。

“起跳,再快一点!”
“折返时你可以更有力地蹬壁!”
……

遥看着泳池里卖命游泳的女孩,不由得想起来女孩刚到这里练习的时候。那时候,他和真琴一同在岩鸢游泳俱乐部做助教,真琴想要更好的做老师,练习和孩子们交流。不过毕竟真琴本来就体贴温柔,一副好哥哥的面孔,挂上人畜无害的天使笑容,受到许多孩子喜欢。纯粹想泡在水里的遥,倒是也难得自在。可那么多孩子们,只有一个女孩除外。

她经常一人独自练习,真琴担心这孩子,拜托遥多多照顾。遥听到后皱了皱眉头,除了游泳,他实在没什么擅长,教孩子绝非强项。可看着眼前双手合十满脸傻笑的男子,无奈地吐了口气。遥别扭地别过头,手指不自觉拽紧衣角。开口道“这周午餐都吃青花鱼。”

“真是只有青花鱼才肯让你松口呢,小遥。”
“自由泳也可以。”
“……”
“哼。”

在游泳课堂上,真琴带着女孩去见遥。女孩看见遥冷淡的面孔,抱着真琴的腿不肯撒开,怯生生的俩黑眼珠子滴溜溜看着缩紧了的小脚丫。活像个怕生的小松鼠,只不过脸颊倒是没那么圆润。

遥淡淡地撇了一眼女孩,向她伸出手。“再不来就不教你了。”

“快跟小遥老师去吧!要听话哦。”
“拜托你了哦!小遥!”依旧是一如既往的下垂眼。
“……切。”

女孩轻轻握住遥的一根指头,不确定地跟着他走。担忧地时不时朝真琴的方向望到。

几次交流下来,女孩已经不那么怕生有时候,还会主动牵一牵遥的手。

“呐呐小遥老师,你有喜欢的游泳选手吗?”
“没什么喜欢的。”
“唉?算了,毕竟小遥老师自己的自由泳就十分惊艳呢。”

遥不忍看到女孩略有失望的表情,便反问道“你呢?”女孩果然高兴了起来,眼神飘向泳池,不自觉中双拳紧握,又坚定的看着遥,郑重地吐出一个名字——桐嶋郁弥。

尘封在心底的记忆突然被唤醒,遥有一瞬的迟疑,牵着女孩的手突然用力。躲闪的眼神被细心的女孩发现,女孩不安地看着遥,“遥老师……怎么了吗?”语气中尽是担心。“没事,今天就练习到这里,你可以再游一会儿。”

桐嶋郁弥,对日本国民来说,应该是活跃在各大国际运动赛事的名字,是一直一路前进,揽获数金的人气选手……但对遥来说,这是个他伤害过,却也深深刺痛他的存在。他不止一次想过,甚至一直这样试图说服自己,他和郁弥之间不会有相互救赎,只会存在小心翼翼的不敢越矩的如同陌生人一样的靠近。

遥就这样浸在水里,呆到忘记时间。他的思绪也因为一个许久不曾触碰的名字完完全全浸入了水中,牵绊住他,有点难以呼吸。

……
“老师!我游地如何!”女孩活力的声音将遥的思绪拉到眼前,两年前的回忆再次被埋藏,两年前……遥不禁想到,如今这个女孩竟然马上就要参加青少年选拔赛了啊……

“再游一圈,要回去了。”
“是!”

完全结束已经快九点半了,遥让女孩先走,他想再待会儿。诺大的泳池中只有他一人,对于水,他向来有种亲切感,对遥来说,水不是竞争的用品,更像是身体中的血液,像是动物的本能,这也是竞技游泳难以吸引他的原因。也难怪渚总是开他玩笑,觉得他上辈子是海里的人鱼。

遥静静泡在水中,透明的游泳馆顶部,抬头就是夜空,今晚没有星星,他突然回忆起了那个夜晚,那个初中集训时和郁弥在一起的夜晚。同样的静谧,只不过,那天有星空,有郁弥在。

安静的夜里,手机铃声突然响起。遥不情愿地从水中上来,他随意甩了甩头发上的水珠,拿起手机,这个时间,果然,是真琴的电话。手指滑了几次都没有划开,遥烦躁地在毛巾上蹭了蹭手指,划开时,电话却已经不响了。

“真麻烦,回家再问好了。”遥一边擦干身体,一边自言自语到。

离开游泳馆时,风已经变小了。遥紧了紧脖子上的围巾,默默想到要是感冒又要被真琴唠叨了。

遥到家时已经将近十一点了。家里的灯还亮着,真琴大概还没睡觉。他刚刚走到玄关处,还没有来得及换好鞋,袜子也只脱了一半,突然一个橙色的身影就扑到他身上。

“遥酱!你终于回来啦,我要担心死了。”渚抱着他的胳膊看着他,担心地说到。

“……渚,我还没换好鞋,手拿掉。”

“唉唉?别这么冷漠嘛。”

遥一进家里,果不其然,不仅真琴和渚,怜也来了。遥心里默默无奈,肯定又是麻烦事。

评论

热度(3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