凫水生平

认真生活,认真写文。
杂食性动物。

救赎

第二章

“你们几个,又惹了什么麻烦。”遥去冰箱里取冰水,余光瞥着他们几个。

“你误会了,小遥,不是我们几个的事情。还有,秋天喝冰水会拉肚子的呀。”真琴无奈又担心的说到。

“遥酱,不要这么冷冰冰嘛,热情,要热情嘛。”渚瘪了瘪嘴,自顾自倒了一杯冰水。“小怜要吗?”渚歪头问道。

“谢谢,我不需要。遥前辈,这次真的是要事。”怜正了正眼镜,端坐着的身体前倾,目光直直的和遥对视。

“是吗。”遥被怜盯的向后挪了一点。

“好啦好啦,你们几个!我们还是快说正事吧。”真琴将怜拉回原来的位置,无奈的叹了口气。

真琴拿出手机,有些难以开口,他握住手机,却又像不想被遥发现似的握地很紧,想要掩盖什么。

“喂,真琴,手机给我。”遥看出他的不对劲,强硬地说到。

“真琴前辈……遥前辈迟早要知道的吧。”怜神色有点着急。

“真琴酱,有些事是必须说出口的,现在,说不定是遥酱的话还有机会!”渚帮忙劝着。

遥不看真琴为难的神情,一把夺过手机。

手机上是推特的界面,是桐嶋郁弥的主页。上边有一条他最新的消息,发送于两个小时之前,只有一句话,桐嶋郁弥退出泳坛。

转载量已经过百万,下面的评论更是乱七八糟……遥看到这条推特,一种绝望参杂着伤心的感觉在心里肆无忌惮蔓延开来……

手机不受控制的从指尖滑落,掉到了桌子上,他想要去捡,左手却又不小心碰倒了桌子上的冰水。冰冷的水顺着桌子流到遥的裤子上,冷冰冰的,刺激着遥的神经。他顾不得什么流的满地的水,只是一遍遍,一遍遍用手刷新推特,希望这是什么愚蠢的假消息……

耳边是真琴叫他的声音,渚忧虑的神情,怜忙着用毛巾擦他被水打湿的裤子……

遥的脑袋就像停止了那样,他的思绪再次回到了初中时代,回到了那个黄昏的下午,回到了他退出游泳部的那一天,他好像又看到了那天郁弥绝望的神情,又看到想挽留他却又将话语停留在嘴边的郁弥……

这算是……什么事啊,遥的心中一片迷茫和不安。

“小遥……你先别太担心,郁弥他,一定有自己的理由的不是吗?”真琴手忙脚乱的劝遥,拉住他的手腕让他冷静下来。

“遥前辈,现在官方给出的解释是郁弥训练过度导致受伤,说不定休息一段时间他就会好了,对吧?”怜不忍看到遥落寞的神情,赶忙安慰他。这些年来,遥和大家一起一直是开开心心的,事情实在发生的太过突然……

遥突然起身,猛然甩开真琴握住自己的手,屋子里气氛有些凝重。他走到卧房门前,握紧的拳头认命似的松开,任凭手指下垂,感受到身后伙伴的视线,过了会儿,遥低声说到:“真琴,郁弥……你还能联系上吗?可以的话,我想见他。”

“遥酱……”
“遥前辈……”
“放心吧,小遥!郁弥也是我的同伴,我们一定会有办法的。”真琴眼神坚定。

遥扭头来看着三人,神情中难得流露出脆弱。“拜托了,大家。现在……先休息吧。”

“现在要怎么办呢?郁弥究竟遭遇了些什么呢?”真琴得知郁弥退出泳坛时着实吃了一惊,竞技游泳一直是郁弥的追求,更何况他刚刚进入泳坛不久,年纪又轻,一直都是上升期……真琴越想越乱,只得胡乱搔了一把头发,气馁地靠在了墙壁上。

“真琴酱,振作啊!现在能救遥酱和郁弥的只有我们了吧?”渚一边说到,一边拼命摇晃真琴的胳膊,可真琴也只能用无能为力的眼神看着他。

“可是无法见到郁弥的话,即使是小遥也束手无策吧。”真琴无奈,将渚的手从胳膊上拿来。“别闹了,渚。”

“所以说,这时候,就要发挥智慧的力量了!”怜自信地推了推眼镜,嘴角弯起诡异的弧度。

渚一脸期待的看着怜,一把握住怜的手,“怜酱!你有好办法了吧!对吧!”

怜被渚过于崇拜的目光盯的后背发凉。他整理了一下领口,不紧不慢地说:“虽然我们联系不上桐嶋郁弥,不过,有一个人,我们可以试试。”怜喝了口水,继续道:“夏也前辈,桐嶋郁弥的哥哥,一定会了解点什么,而且他就在本地工作,这是目前我们唯一可以获取信息的人物了。”

真琴立刻拿出手机,“没错!我还有夏也前辈的联系方式。我现在编辑一个信息给他看看,希望不会打扰他休息吧。”

“哇,真琴酱加油啊!”渚拼命望着屏幕,凑到真琴身边。

“好了,发送!”真琴长长呼了一口气。“多亏了怜,这下才算有了头绪。”

“手机响了!是回信吧!真琴酱!”渚满脸激动,兴奋地望着真琴。

怜有些焦虑的问:“真琴前辈,上面是怎么写的?”

“夏也前辈说我们明天可以见一面,他又说郁弥现在状态很糟糕,希望我们可以帮帮郁弥……”

屋子里气氛又突然陷入一片死寂。

平静的生活总是会突然出现太多意外,对于这几个共同成长的少年来说,郁弥无疑成为了最大的意外……他们只能拼命朝他伸出手,指尖究竟是否还能触碰到曾经一起游泳的少年……

遥无力地靠在门上,将脑袋埋在腿上,刘海遮住了他的眼睛。窗帘并没有被拉住,巨大的落地窗外是一片漆黑的夜空,几颗星星进入遥的视线。

此时,被称作郁弥的少年正坐在由美国飞往日本的飞机上。他向窗外望去,天空湛蓝,万里无云。

多好的天气啊,回去日本,又要被那家伙嘲笑了吧……郁弥看了一眼缠着纱布的脚腕儿,流露出短暂的落寞,随即取出背包里的眼罩,戴上后便陷入了短暂的睡眠。

真的不能再游泳了吗……

遥几乎一夜未眠。

评论(1)

热度(4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