凫水生平

认真生活,认真写文。
杂食性动物。

【郁遥】喜欢

一发完结

今天偷懒,没有写救赎,救赎后面的内容也要再好好想想,希望给小可爱们一个满意的结局。所以今天写了一个郁遥的番外,算是个小甜饼,食用愉快啦

私设郁弥是遥的亲哥哥,也想看郁弥照顾人是什么样子嘻嘻

十年前,在桐嶋郁弥家中发生了一件大事。他的弟弟遥,在全家人的期盼中,呱呱坠地了。

那是一个冬日的早晨,遥从产房被抱出来的那一刻,郁弥第一次感受到了血缘的神奇。离他几米远的距离,就是以后他要一起成长的弟弟,他会教他说话、写字、算数……最重要的是,他们会一起游泳。

他踮起脚尖,忍不住向小小的婴儿看去,即使是听到婴儿吵闹的啼哭声也不觉得恼人,他小心翼翼地把目光投向遥,男孩稚嫩的手指轻轻戳在遥柔软光滑的肌肤上,他忍不住捏了捏遥的指头,悄悄地把手覆在遥的小手上。郁弥的目光慢慢向上移,直到看到那双眼睛。

郁弥只觉得自己从未看过这样美丽的眼睛,那是水蓝色的眼眸,是大海的颜色,是水一样温柔的色彩。

遥一定,一定最适合游泳了。郁弥看着那双眼睛愣了神。长兄如父,一定要让遥健康、平平安安的长大。六岁的男孩眼神中第一次闪烁出了坚定的光芒。

时间总是过的很快,十年听起来也不过是个可有可无的数字。可十年,对桐嶋郁弥家里来说,是遥的成长,是看见一个生命从呱呱坠地,到牙牙学语,到学会自己思考学会自己成长的心酸和激动。

对桐嶋郁弥来说,十年好快好快,快到他还来不及记清楚遥懵懂无知的模样,快到他来不及抓住遥天真无邪的笑脸。

十年后,遥已经长成了半大的少年,只是看着那张稚气未脱的小脸,郁弥实在放心不下,不论是上学接送还是练习游泳,他都坚持亲力亲为,以致长大后,遥更依赖的反而是郁弥,而不是母亲。

……

“郁弥,今天小遥也拜托你了哦。”郁弥的母亲一边将便当交到兄弟两人手上,一边温柔地对郁弥叮嘱道。

“放心吧,妈妈。”郁弥看了眼手表,牵过遥的手就慌慌张张的朝学校跑去。

“我出门了!”
“一路小心!”

……
“遥,要进去了。”郁弥半蹲着,帮遥背好书包。这里的冬天还是有点冷,郁弥不放心,又给遥系了系围巾。因为带着手套不方便系,他把手套摘下,温暖的手突然暴露在寒冷的空气中,郁弥的手被冻得红彤彤的。

“呼呼……”遥看着郁弥冻得通红的手,小心地捧在手心。
“吹吹就不冷了,郁弥。”遥看着他,张口说话吐出一大团白气。

“要叫哥哥不要叫郁弥!”少年别扭地别过脸,围巾盖住了泛红的脸颊。

“不要。”

“切……随你便了。”

“遥!你怎么还不进去?今天起是期末考吧?要迟到了。”郁弥无奈看着眼前拉住他的手不肯放开的弟弟,没好气的又蹲下身来,眼神里却没有丝毫不耐烦的意味。

“想要你便当的青花鱼。”遥严肃地盯着郁弥。

“笨蛋!你就是因为这个吗?”郁弥拍了拍遥的脑袋,从书包里掏出便当,气呼呼地塞进遥的小手里。

“快进去吧。”郁弥站起身来,朝遥摆摆手。

“那郁弥吃什么?”
“哥哥的事弟弟不要管!”

……
新年快要到了,最开心的恐怕是孩子们,还有什么比一个美好的假期更让人期待呢。

“遥,出门买东西了。”郁弥朝遥挥了挥购物袋,示意他过来。

遥怕冷,冬天里总是穿的鼓鼓的,跑起来像个移动的团子,放假以来也养胖了,脸颊肉嘟嘟的,好可爱啊……郁弥一时有些失神。

……

“想要烟花。”遥指了指货架上的烟花。

“是是。”郁弥认命地把烟花扔进购物车里。

……

假期过的很快,新年在孩童们的期待中,也来临了。

“郁弥,遥,来这是给你们的压岁钱!”父亲拍了拍郁弥的肩膀,嘱咐他好好照顾遥。

“新年快乐!谢谢爸爸妈妈!”

……
“郁弥,闭眼。”

郁弥闭上眼睛,只觉得有柔软的东西在脸上蹭过,忍不住睁开眼,就看见遥放大了的脸在眼前。

“遥!”郁弥脸上顿时一阵羞红,他摸着被遥亲过的地方,有些不知所措。

“我喜欢郁弥,所以亲你。”遥理直气壮。

……

新的一年,郁弥晚上难得没有睡着。他看着身边熟睡的脸,遥的嘴巴微微张着,发出低低地呼吸声。

郁弥把被子再给遥掖了掖,把他伸到被子外的胳膊塞进被子里。暖气开的足,遥的额头汗津津的,他轻轻用手帕擦了擦遥额头上的汗,慢慢俯下身去,在他的额头上落下了轻柔地一吻。

新年快乐,遥。要一辈子幸福健康啊。

……
遥睡得很熟,他依稀知道自己做梦了,梦到了白天教室里的事。

“遥酱!你有什么新年愿望啊?呐呐?”渚一脸兴奋,期待着遥的回答。

遥摸了摸桌兜里的便当,回答道:“一辈子和哥哥在一起。”

……
新年的第一缕阳光照在熟睡中,兄弟两人紧紧相握的手上。

评论

热度(5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