凫水生平

认真生活,认真写文。
杂食性动物。

【郁遥】逍遥2

遥是人鱼的设定
日本的古代时期

逍遥2

回程中郁弥不由得放慢了脚步,虽然小木屋中还有等待照顾的陌生人,但像这样远离工作还是让他难免放松,毕竟清闲点的日子自是让人欢喜。

来时还下着的小雨这时已经停了,天空慢慢放晴,日头出来,洒向这片树林,穿过树叶留下斑驳的树影。郁弥看着从树上飘落下的树叶,不禁心生羡意,若能和树叶一样随风而去,倒也是一桩幸福的事。

一路景色怡然,不知不觉当中郁弥已经靠近了小木屋,可本该虚掩的门此刻却大开,郁弥心下一沉,加紧了脚步,走到门口时小心翼翼向屋里探头,发现空无一人。

难不成真是个被追杀的武士,走得如此匆忙。现今天下正乱,碰到个亡命之徒也是常事,也许那人是不想欠自己人情吧,郁弥想。

郁弥在小木屋里转了一会儿,床板还湿漉漉的,看来是刚走不久,突然,他的余光看到了床底下的东西,郁弥蹲下身来,将床底东西拖出。

那是一把刀,郁弥有点眼熟……是那个晕倒的陌生男人的刀!看来他还在附近,郁弥将刀放回原处,走出小木屋。

郁弥听到木屋南边似乎有动静,快步向那里走去。

平日里忙于公事和家庭,郁弥不曾细心探索过这片树林,平日里都是一条路往返来回,不曾注意过周遭景色,今日往树林深处前行才发现竟然别有洞天,木屋向南深处,居然还有这样一个大湖!秋色已深,树叶飘落,落在湖中,被清澈的湖水映衬,也当是一幅秋日美景图。

静止的湖面突然生出丝丝波澜,水花溅起,搅动着湖中落叶。

郁弥听到动静不由得后退了几步,他心中一惊。

湖中有人……是那个男人吗?

本来只是心中猜测,可湖中突然冒出一个脑袋,那分明就是那个男人!郁弥看到男人,本想拉他从湖中出来,询问他伤势如何,可接下来他看到的让他忍不住怀疑一切只是一场梦。

男人的脑袋从湖中探出,可随之出现的,是鱼尾,淡蓝色的鱼尾和湖水几乎要融为一体,阳光的照耀下闪出点点光芒。

郁弥太过震惊,这种亦人亦兽的生物他从未见过,甚至从未听说过,他想张口询问,又不知从何问起,想迈腿离开,可这生物却深深吸引着他,让他不能动弹。

那男人本在湖中呆着,探出头来却感觉背后总有一股未知的视线,敏锐地将尾巴收回湖中,他转过身来。

一时间四目相对。

“你究竟……是什么?”郁弥先开了口,无论眼前的生物多么美丽奇特,可震惊和好奇终究是占了上风。

男人看着郁弥没有开口,两足生物给他留下了太深的印象,他不能轻易忘记自己是如何才来了陆地,如何被人追杀,如何被他们欺骗……他只知道两足生物难有好人,不能轻易相信……

男人不理会郁弥,又钻进了湖里。入湖的那一刻,他突然想起了郁弥的眼神,好像……和别的人类眼神不一样……是吗?

郁弥看着从湖面上消失的脑袋不知所措,他手上还提着从城里买来的东西,只好将它们放在湖边。

“我把一些或许有用的东西放在湖边了,傍晚……我会再来看你。”郁弥放下东西,边走边扭头忘向湖水,他心中隐隐有些期待,想再次看见那条淡蓝色的尾巴……

这时还不到中午,回去不免会被母亲唠叨,可郁弥自幼孤僻,实在是没有几个朋友,也就自然没几个去处,他心中虽郁闷,也只能硬着头皮往家里走去。

到家时正好晌午,郁弥推开门,父亲此时应该正在外做生意,只有母亲和妻子纱织在家中。纱织看到郁弥进门也吃了一惊,毕竟丈夫总是在傍晚才到家,不过良好的素养让她一瞬就收回了神色,走上前去替郁弥脱下外套。

“您怎么现在就回来了?”纱织收拾好郁弥的外套,询问道。

“今日并无太多事情需要处理,便提前回来了。”郁弥一向冷淡,面对没有感情的妻子,更是不懂得如何交流,和纱织说话,就像是同事之间日常的寒暄。

纱织也理解郁弥,她自己又何尝不是?自打生下来的那一刻,他们的婚姻就交托在了父母手中,他们没有反驳的余地,否则会被贴上不孝的标签,那时的下场,只会比现在还要差劲。

“饭马上就好,您稍等一会儿。”纱织跪在郁弥身旁,帮他布置餐具,她指尖圆润,修剪的很整齐,举手投足之间都是大家闺秀的气质。

郁弥看着纱织白皙的手臂,不由得想到了湖中的那个男人,他揉了揉脑袋,抿了口桌上的茶。

“中午的饭菜帮我留下一点,我下午出去会带。”

“是。”

“母亲呢?”郁弥回家,难得没有见到母亲,她一向喜欢坐在客厅缝缝补补,做点手艺。

“母亲今日有点不适,还在休息,放心吧,我会照顾好她。”纱织边说着,边将饭菜从厨房端出。郁弥看着她,总觉得她将妻子这一“职业”做的太过行云流水,太过自然。

“纱织,嫁给我……是让你受委屈了。”郁弥看着满桌饭菜却没有食欲,难得饭桌上只有他们两个人,一些话自然而然就说出了口。

听到郁弥的话,纱织淡淡一笑。

“你何必自责,本就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,若是说我委屈了,你又何尝不是呢。”她给郁弥夹了些菜,帮他把酒添满。

“要是能离开这种日子就好了,不论是我,还是你。”郁弥抿了口酒,心里有种说不出的苦涩。

纱织夹菜的手微微一顿,随即又立刻回复自然。

“别说这种傻话了,怎么会有那一天呢。”

一顿午饭,两人各怀心思,饭菜还剩下许多,纱织叫郁弥先去休息,她去照顾母亲。

看着纱织忙碌的背影,郁弥内心升腾出一种强烈的羞耻感和愧疚感,他无法承诺这个女人感情,甚至难以提供给她优越的物质享受,面对这样的婚姻,他恨自己,可突然一瞬间,这种恨意转移到了他的父母身上,十分清晰,强烈,他强制自己收回不孝的念头,却是徒劳。

从母亲卧房出来,纱织就看见郁弥挺拔的背影,她的眼角流露出些许苦涩,她了解郁弥心中所想。她突然有了一种想要反抗命运的念头,如果此生她和郁弥有幸遇到各自的幸福,她想要忠于自己一次,哪怕是背负上不孝的罪名。

郁弥扭头,发觉纱织就在身后站着,他们无法说出心中的话,却都能看出彼此眼睛中透露出的疲惫。

“帮我把饭菜准备好,我要出门了。”郁弥披上外衣,接过纱织递来的饭菜,朝着小木屋走去。

食用愉快!

评论(4)

热度(21)